1970年至今,古典吉他的吉他技巧和发声方法已经发展出了好几个现代的处理方式。第二章:古典吉他大师,古典吉他作曲家以及古典吉他教育学家约翰·威廉·杜阿尔特(John William Duarte)

john-duarte

约翰·杜阿尔特John Duarte, 20世纪末最出名的古典吉他教育者,探讨了一些技巧问题,比如右手位置和手指动作,考弦弹法/不考弦弹法,音色的产生。。约翰·杜阿尔特影响了一系列同时代的吉他手比如著名的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希望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约翰·威廉·杜阿尔特(John William Duarte)(1919年10月2日至2004年12月23日)是英国作曲家、吉他手和作家,出生在英国谢菲尔德。

1969年以前,杜阿尔特一直是一名职业药剂师。后来被著名吉他手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的父亲兰·威廉姆斯(Len William)说服,放弃了化学,全心全意地投入音乐。杜阿尔特除了对古典吉他情有独钟,在1953年以前也是一名爵士音乐家。直到1953年,他都和爵士音乐家科尔曼·霍金斯(Coleman Hawkins)和姜戈·莱茵赫德(Django Reinhardt)属于同一家公司。

杜阿尔特在位于伦敦的由老威廉姆斯创立的西班牙吉他中心教学,约翰·威廉姆斯与杜阿尔特一起学习了三年,然后进入皇家音乐学院。威廉姆斯承认杜阿特的对他早期带来影响影响,比如在他第一张唱片中吸纳了杜阿尔特改编的巴赫的大提琴组曲,还有改编的加泰罗尼亚民歌Op.25,这个民歌是杜阿尔特编写的曲目中最经久不衰的也最能体现他的特点。

杜阿尔特与几位伟大的音乐家都保持了长久的友谊,包括与安德烈·塞哥维亚(Andrés Segovia)长达39年的友谊以及爱达·普利斯迪(Ida Presti),后者42岁就英年早逝。杜阿尔特还为与安德烈塞戈维亚的关系写了一部回忆录,《我心中的他》(As I Knew Him)(1998)。杜阿尔特还为普利斯迪和她的丈夫亚历山大·拉格瓦(Alexandre Lagoya)写了一首法语童谣歌曲的变奏曲,Op. 32(“J’ai du bon tabac”),这是一个艰难的任务,甚至对于那对传奇的夫妻都充满挑战。直到1985年,杜阿尔特专为对爱达·普利斯迪的回忆中写了一首歌,Op.93《写给爱达的歌》(Idylle pour Ida),吉他独奏。

约翰·杜阿尔特于2004年12月23日去世,他对世界各地几代古典吉他手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杜阿尔特的古典吉他技术和声音制作基础

约翰·杜阿尔特认为,即使是最好的表演者在技术上也有各自的缺点,但他们的才华能隐藏这些缺陷。

杜阿尔特认为吉他手不应该尝试模仿其他吉他手,每个乐手都应该利用自己的特点(无论好或坏)取得优势。每个人的手的位置和手指的动作会影响到他们的手指灵活性。影响玩家技术的因素包括:手指的长度,指尖的形状,指尖的硬度和质地,以及指甲的柔韧性和形状。

duarte-bream

John Duarte – Julian Bream

 

右手位置和手指动作
杜阿尔特认为,握持位置(好像一个握着一个圆柱形物体)是每个人的手都能摆出来的姿势。这种自然的握拳是杜阿尔特手位的基础。当手指处于抓握位置时,它们坚固、有力并且形成手自然的平滑弯曲。
握持位置的松弛是非常重要的。杜阿尔特说,一个好的吉他手得使右手动作看起来轻松容易,因为手不那么紧张时演奏起来更容易。

手腕应该轻微的拱起,拱太高会引起不适。
杜阿尔特说,如果手腕没有拱起,食指i,中指m和无名指a手指会朝向手掌微微弯曲。卷曲的手指会导致音量和音调不足。如果手腕轻微拱起,手指可以自由移动、更加放松。如果除拇指之外的所有手指正确地放置在一弦上,则i指将向左倾斜,中指m微微倾斜,并且无名指a将垂直于该弦。

杜阿尔特说,如果手的位置和弦的角度正确,音色会很瘦很硬。他使用垂直放置作为起点来找到自己的手腕的位置。然后,手腕轻轻地旋转,朝向琴桥(当使用指甲的右侧时)或朝向琴颈(当使用指甲的左侧时)。手腕的旋转产生更柔和更圆润的声音,但如果手腕转动得太过,则音色会过软。玩家应该使用听起来最好,最自然的角度放置手腕。手掌应该更多地朝向音板而不是右肘。

duarte

大拇指p指应保持在其他手指的前面。特定的拇指位置可以防止与其它手指碰撞。如果拇指比较长,其他手指会更加与琴弦垂直。这个指位也会导致在大拇指p指和食指i指之间也形成小三角形。如果拇指短而僵硬,其他手指应该进一步倾斜,手腕拱起幅度应该更大。

杜阿尔特建议只有手指移动,其他部分保持稳定。手指的三个指节全部都要移动,但主要的力量来自于靠近手掌的指关节。手指可以有力地向下拨弦。每次拨动都要尽可能在接近琴弦的地方开始开始——越省力的运动技术越好。弦被击打之后的幅度决定了它将产生的音量。杜阿尔特的“接触的稳定性”意味着手指可以搁置在不会被拨动的弦上。当演奏高音时,大拇指p可以轻轻地停靠在低音弦上,反之亦然。这个方法可以抑制掉不需要的声音,并让手指通过接触保持稳固。

apoyando靠弦弹奏法和tirando不靠弦弹奏法
apoyando奏法可以尽可能地让得到琴弦在平行平面上振动。一旦弦被击打,手指的尖端不应超过击弦所需的弯曲。弯曲的指尖会引起弦的延迟移动,这继而影响音符的速度。

不靠弦弹奏法的目的不是完成拨弦时把指尖放在手掌中,而是在击弦之前和之后增加指尖接触弦的张力。指尖需要在击弦后后稍微向上;在靠近弦的地方停止运动,准备下一次击弦。杜阿尔特解释说tirando不靠弦演奏法是一个未完成的apoyando靠弦演奏法;’…手指不能继续运动,靠在旁边的弦上’

(apoyando靠弦弹奏法击弦时)手的位置应该看起来和传统教授的tirando不靠弦弹奏法击弦基本相同。在不靠弦时,指关节和手指不可向前移动,靠弦时手指不能伸直。右手保持握持的姿势,并且两个的动作唯一的差异就只有指尖。

apoyando和tirando击弦都是从相同的位置开始。

产生音色

吉他的吸引力在于它的声音的美丽;如果一个人不能实现最好的音色,那他就不能被称之为真正的吉他手。

杜阿尔特喜欢清晰和温暖的声音。他认为理想的指甲应该既坚硬又柔韧,在指甲宽度边沿上的弧线微微弯曲。坚硬的指甲产生沉闷的音色,薄的指甲产生薄的声音。
表演者发出的音色也受到影响指甲形状和纹理的影响。指甲如果附着在皮肤上比较紧,拨弦后的动作也会更小。如果指甲与皮肤轻微分离,音量和音色将会发生改变。

john-duarte-2

指甲应该剪短,最大程度地利用杠杆原理。指尖帮助指甲击弦,发出更完整的声音。长指甲可能会减慢速度,因为弦需要摆动更长的距离。应该用指甲坚实和平坦的地方拨弦。指甲应该宽而圆,防止声音过于尖锐。

杜阿尔特不同意奎恩关于指尖-指甲的方法。他认为拨弦的动作发生得非常快,以至于弦不会失去指肚所创造的所有声音。指头的击弦声音在指甲划过时仍然可以听到,这种“残余记忆”给予音符圆润的声音。然而,杜阿尔特指出,人们不仅应该使用指尖-指甲的方法,而是结合使用所有三种击弦方法。他建议,在tirando不靠弦谈奏法中应该只用指甲。

在只用指肚的技法中,大拇指应该放在特定的地方。大拇指拨出来的声音可以是由抬起的大拇指向下直击发出,也可以是在靠近弦的地方用指腹拨出。要记住,在改变弹奏技法时。不要改变手的位置。

杜阿尔特不同意奎恩,他认为琴弦应该平行于琴板振动,而不是垂直振动。他认为琴弦不应该在上下振动。如果琴弦向下撞击,它可能会打在指板上。然而,琴弦确实需要一点上下运动,这样才能带动吉他的琴身振动,但是振动必须是轻微的。杜阿尔特还提到滑动的apoyando靠弦弹奏法,并解释说它是在琴弦轮廓上的平顺地滑动,产生圆润的声音。

 

 

john-williams-john-duarte

John Williams – John Duarte


1970年至今,古典吉他的吉他技巧和发声方法已经发展出了好几个现代的处理方式。第一章:古典吉他大师,古典吉他作曲家以及古典吉他教育学家海科特尔 奎因Hector Quine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