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西班牙格拉纳达的吉他制作家们 Granada Guitar Makers

在当今世界上,如果你想找到一大批高品质传统吉他的制作者,西班牙南部的格拉纳达就是你的目的地。在这样一个人口不足24万的小城市里,聚集着超过40位国际知名的一流职业吉他制作家。

 格拉纳达吉他制作家学校 ( Granada School of Guitar Makers Book )   www.jitamen.com/granada-guitar-makers-book

 

这里可以说是吉他演奏家的天堂。如果你身处格拉纳达,想要买一把吉他,你会发现你的麻烦有点儿大。当你拜访了一个格拉纳达的吉他制作家,试弹了他的吉他,“哇欧!这就是我想要的吉他。”但是,如果你接着来到另一位制作家的作坊,你又会对自己说“哇欧!这一把我也十分喜爱!”。接着,当你一家一家地走过,“哇欧”的感觉如出一辙。实在太难以抉择了!

 

这里有太多高品质的吉他,尤其重要的是,这些吉他的声音都是如此美妙却几乎没有雷同,它们都灵魂附体,有着强烈的个性。而且,它们都制作精良,且适用性极强,你可以演奏巴洛克、古典、现代等各种风格的音乐。

 

我来自格拉纳达,生在那里、长在那里,除了我的妻子和儿子是中国人以外,我的整个家庭都在那里。从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开始,我和这些吉他制作家保持联系已经很长时间了。其中一些人,我认识他们已经超过了二十年。所以,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我对这座城市和这些吉他制作家施以溢美之词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就是那儿的人。

 

但请相信我,如果你来到这里,如果你有机会和他们交谈,和他们喝上两杯,他们会跟你谈起他们厚重的历史,包括他们制作吉他的方式、他们如何以一个吉他制作家的身份生活、他们对这件乐器、这项工作、和这种传统无条件的热爱……接着,你审视并且演奏他们的吉他,美妙的声音从这些杰出的作品中流淌出来,你会觉得所有的吉他都是有生命的。我很确信,在这之后你会和我有完全相同的想法。

 

上个月,我有机会回到那里和他们在一起,我拜访了超过二十位格拉纳达的顶级吉他制作家。其中包括:蒙代罗(Antonio Marin Montero)、柏恩德·马丁(Bernd Martin)和他的儿子卢卡斯·马丁(Lucas Martin)、雷(John Ray)、莫雷诺(Rafael Moreno)、安东尼奥·拉亚·帕多(Antonio Raya Pardo)和他的儿子安东尼奥·拉亚·费雷尔(Antonio Raya Ferrer)、布拉佐罗(Jose Marin Plazuelo)、曼努埃尔·贝里多(Manuel Bellido)和他的儿子耶苏斯(Jesus)、安吉尔(Miguel Angel)和毛里西奥(Mauricio)、胡安·拉贝拉(Juan Labella)、何塞·洛佩斯·贝里多(Jose Lopez Bellido)、迪亚兹(Francisco Manuel Diaz)、托马斯·奥尔特(Thomas Holt)、里内·巴尔斯拉格(René Baarslag)和他的妻子安娜·埃斯皮诺萨(Ana Espinosa)、弗朗兹·布彻(Franz Butscher)、胡安·加西亚(Juan Garcia)、马里奥·阿拉卡玛(Mario Aracama)……等等。

迪亚兹(Francisco Manuel Diaz)- Paco Santiago Marin – 蒙代罗(Antonio Marin Montero)- 莫雷诺(Rafael Moreno)

 

其中一些是被所有人无比尊敬的老一辈大师级人物,像已经八十岁的蒙代罗,七十五岁的曼努埃尔·贝里多。另外一些像卢卡斯·马丁、马里奥·阿拉卡玛、托马斯·奥尔特等等则是年轻一辈。

 

我感到非常幸运,西班牙政府正在为他们编纂一本书,关于格拉纳达的吉他制作家们,他们超过二百年的历史和传统,以及他们理解吉他的独特方式,我也应政府之邀为这本书出力。所以,我需要回到西班牙,去拜访他们所有人。我和他们几乎所有人的攀谈都长达几个小时之久,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日子,以及他们传递给我的东西。

 

怎样描述他们呢?我想,从某种角度,他们都是富于浪漫气息的人,吉他制作家的工作是一种浪漫的生活方式。他们所有人都是独自在工作,没有学徒或工人可以帮助他们。为什么不呢?因为他们的吉他制作过程不允许这样做。他们要亲自完成吉他的每一个部分,完整控制整个吉他制作的过程。每个细节和步骤都是重要的,不仅是重要,而是极其重要。所有这一切都会对最终的结果产生影响。你切割木料的方式、你使用工具和胶的方式、你如何把它们拼接在一起、那一天的温度和天气!……每个细节都是非常重要的。

 

他们总是会告诉我,如果一个吉他制作者在格拉纳达买一把吉他带回家,精确测量所有的尺寸,找到相同的木料,使用同样的音梁体系,复制一切之后结果却可能十分糟糕。因为真正重要的是制作的过程,怎样去准备每一个部分,怎样把它们结合起来。以及什么时候去组合这些不同部分,什么时候去准备它们。最终的结果就取决于这些过程中的每个细节。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亲力亲为去控制每一个细节、制作过程中的每一个小步骤。

 

在他们的作坊中没有任何学徒或工人,但在其中的一些如蒙代罗或贝里多的作坊里,你会看到同为制作家的几个家庭成员,不过都在独立工作,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吉他。例如在蒙代罗身旁一米,你会看到他的侄子布拉佐罗;在曼努埃尔·贝里多的作坊里你会看到他的儿子耶苏斯贝里多;在安东尼奥·拉亚·帕多的身旁有他的儿子安东尼奥·拉亚·费雷尔;柏恩德·马丁的旁边有他的儿子卢卡斯·马丁。

 

说他们都是浪漫的人,也是因为金钱并不是他们的追求。他们告诉我,“当然金钱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需要生活!但它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如果他们在意金钱,他们就会在作坊里雇佣工人,这样每年的吉他产量就会大大提升,他们也就可以赚到更多的钱。但是这样做无疑会颠覆他们的制琴哲学。让我再重复一下,他们想要也需要让他们自己去控制一把吉他制作过程中的每个环节。

 

拉斐尔·莫雷诺向我进行了一个非常形象的解释:

 

“在我看来,我们这项工作有两种人在做,一种人是在生产吉他,而另一种则是吉他制作者(在西班牙语里,吉他制作者被称作”guitarrero”)。阿尔贝托,我不是在生产吉他,我是个吉他制作者。我完全不关心那些吉他的生产者在做什么。每个人都可以生产出吉他,但并不是都可以成为吉他制作者。要成为一个吉他制作者,你要试图使你的吉他本身成为一件可以传世的艺术品,而生产吉他只是视图赚取更多的金钱。作为一名guitarrero,你必须无限热爱这项工作。”

 

他们对于以工厂的形式生产吉他一点兴趣都没有,那只不过是把木料组装起来。或者在一个有好几个工人在工作的作坊里,工人们各自在做着吉他的不同部分,然后再拼接起来。他们想要做出有独立个性的乐器,把他们的全部学识倾注于吉他的每一个小部件上,他们对于木料性能的感悟,他们的传统和他们对这件乐器的热爱。我再重复一下,吉他制作过程中每一个细小的方面都需要一个人、仅仅一个有个性的人去掌控。

 

他们这些人的另一个特性是都只使用极少的机械设备。因为对于传统的吉他制作方法,他们不仅喜爱,而且充满敬意,所以从过去到现在没有太多改变,他们一直保持着传统的制作工艺。事实上,吉他制作者中,很可能只有他们了解从树木到吉他的全过程。他们中的很多人会去遥远的深山老林,看看一棵树是否适合制作吉他。在格拉纳达,有很多柏树质量上好,非常适合制作吉他。他们知道如何对树干进行正确的切割才能够用于制作吉他,他们也知道之后如何把它们正确地切成吉他的部件用料。他们在吉他制作过程方面的大量知识令人十分赞叹。

 

他们仍然在大量使用传统的手工工具。最年长的格拉纳达吉他制作者之一何塞·洛佩斯·贝里多告诉我,事实上,如果突然断电,他们的工作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因为用电的设备并不是太多。现在这个时代,他们也确实会用到一些,以使某些工作更加轻松。但他们都是在自己非常年轻的时候开始学习制作吉他的,那个时候完全没有任何电气设备,所以今天他们也完全可以不带电完成吉他制作,这没什么大不了。而且对于很多操作来说,他们都不想使用机器,因为手工过程会对最后的结果产生很大的影响,他们喜欢直接使用双手,这是一个艺术活儿。

 

他们中的一些人,尤其是老一辈的一些制作家,他们在人生的最初阶段都曾是木匠。他们从非常非常年轻时起就和格拉纳达的大师们一起工作,他们精于以传统的方式做各种各样的木工活。

 

例如,安东尼奥·马林·蒙代罗从14岁起就是个细木工,并且之后做了很多年。在相仿的年龄有着同样经历的还有曼努埃尔·贝里多和贝贝·洛佩斯·贝里多。这意味着很多老一辈的吉他制作者对于那些木工工具都使用得非常娴熟。由于他们对于其他吉他制作者来说是前辈大师,他们的追求和影响会直接传递给年轻一代。对于格拉纳达的吉他制作者来说,他们使用木匠工具的能力是超高的。

 

老多 (Alberto Cuellar) – 安东尼奥·马林·蒙代罗 Antonio Marin Montero – 布拉佐罗(Jose Marin Plazuelo)2013.03

 

他们所有人都非常非常传统。在格拉纳达有很多来自其他国家的吉他制作家,包括德国、加拿大、丹麦、荷兰等,比如柏恩德·马丁、里奈·巴尔斯拉格、约翰·雷等等。他们为了学习制作吉他,从很久以前就定居在了格拉纳达。他们如今已经是国际知名的吉他制作家。他们和格拉纳达本地的吉他制作者一样,毫无保留地向吉他制作传统致敬。所以,他们只喜欢以严格的传统方式去制作古典吉他和弗拉门戈吉他,这些方式饱含格拉纳达吉他制作的历史和阅历。

 

当你跟他们谈起那些当今制作吉他的新技术,例如在顶级吉他上使用碳纤维,或者斯摩曼(Smallman)音梁体系,或者类似的什么东西。有人这样回答我:“那些吉他不是西班牙吉他,它们的声音不像西班牙吉他,它们是澳大利亚吉他或者是其他类型的乐器,比如电吉他或者所谓原声吉他,这并不是我们的审美标准下的古典吉他或者弗拉门戈吉他。”对他们来说,这是另一种乐器,而非他们想要制作的乐器,他们也不希望自己的吉他产生那样的声音。有人告诉我,小提琴制作家不会要改变小提琴的声音,他们仍保持着基本的传统制作工艺。事实上每个想要买小提琴的人都希望自己的琴听上去就像17~18世纪意大利制作家们的作品一样。传统的小提琴制作方式创造了非常美妙的声音,这种声音就是现在的职业小提琴家所向往的。那么为什么我们要改变吉他的传统声音?尤其是吉他的传统音色是如此动人,有很强的个性和灵气。

 

所以,他们真正热爱的是源自格拉纳达几个世纪之前的传统的西班牙之声。那些历史上的传奇大师所制造的声音,像安东尼奥·迪·托雷斯(Antonio de Torres)、或者桑托斯·埃尔南德兹(Santos Hernandez)、或者马塞洛·巴尔贝托(Marcelo Barbero)、或者曼努埃尔·拉米列斯(Manuel Ramirez)、还有鲍彻(Bouchet)、豪瑟(Hauser)。他们也希望创造出那样的声音,如果可能的话则追求更好。为了得到传统的声音,就需要采用传统的制作工艺。加以细微的调整,试图让它日臻精确完美。就这样一把一把做下来,他们成为了越来越优秀的吉他制作家。

 

他们中的很多老人,已经从事制作吉他的工作超过三十、四十、甚至是五十年。他们在每一把吉他上都在尝试,希望能够比上一把更出色。他们对传统工艺充满敬意,但从未放弃尝试新的想法。一点改变、一点调整,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每天都在发生,这些都是源自他们的学识、阅历、想象力和创造力。他们一直在期待着更高质量的吉他,尽可能最好的声音。

 

格拉纳达吉他制作者的另一个特点,也是我认为非常美好的一点,就是他们之间基本上都是很好的朋友。他们彼此认识,几乎每周都会在一起喝酒、吃饭、互相帮助。当然他们之间也存在竞争,事实上是非常激烈的竞争,但却是很良性的。通常,他们彼此之间都非常友善、慷慨,你很难在世界的其他地方看到很多乐器制作家住在同一个城市或地区。这种友谊和友好的气氛使得如此之多的吉他制作家居住在这里,分享着他们独特的制琴风格和制琴生活。

 

 

在所有人之中,有一位可以说是格拉纳达吉他制作流派超过二百年的历史中最显赫、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他就是安东尼奥·马林·蒙代罗。这里的所有吉他制作者都很爱他。因为他的工作、他的历史、他的阅历、他所制作的吉他都在吉他制作的历史上堪称顶级,因而所有人都对他充满至高的敬意。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非常杰出的人,非常谦逊、友善、慷慨、乐于助人。他已经八十岁了,但你还是会在他的作坊里看到他,每天努力工作好几个小时。他这样努力地制作吉他已经超过了五十年。

 

很多吉他制作家都告诉我,马林·蒙代罗在他们职业生涯的最初阶段以及任何其他需要帮助的时候都给予了他们无私的帮助,即便今天也是如此。回答他们关于吉他制作的问题,解决他们的困惑,如果他们没有合适的工具,他也会帮他们切割木料或者提供合手的工具,以至于把机器借给他们好几天。蒙代罗甚至会在他们的制琴初期或者其他需要的时候,免费提供木料。

 

这个人在格拉纳达吉他制作流派中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我甚至觉得,格拉纳达吉他制作流派目前在国际上如此重要,以及有如此之多的吉他制作者聚集在这里,很大的原因就在于这位了不起的人物——安东尼奥·马林·蒙代罗。

 

就像我之前说的,我永远不会忘记上个月在格拉纳达的这些日子。我一直都非常喜爱吉他,但当我拜访了他们,听到他们向我讲述他们的工作,他们是怎样的人,他们的学识、传统和经历,他们对吉他的敬和爱,可以说,我对这件美妙乐器的爱更深了。

 

-这些图中的吉他都是来自于格拉纳达吉他制作家,现在都在北京有现货,您可以通过jitamen.com购买。如果你对别的格拉纳达的吉他制作家感兴趣,我们也非常高兴帮你联系订制,当然性价比会非常高的。-

 

格拉纳达吉他制作家如何看待他们的成果和日常工作——《格拉纳达学派的吉他制作家们》之文字赏析 http://www.jitamen.com/granada-guitar-makers-quotes/

 

 

安东尼奥·马林·蒙代罗 Antonio Marin Montero 2012  ( 面板: 云杉   背侧板:巴西玫瑰木 )

 

 

安东尼奥·莱亚·帕多吉他-2004私人特选 (Antonio Raya Pardo)

 

 拉斐尔·莫雷诺吉他-2007(RAFAEL MORENO)

 

安东尼奥·拉亚·帕多35周年纪念版2009  (ANTONIO RAYA PARDO)

 

 浪漫时期吉他-2012(1830年格罗伯特吉他复制品) 制作家:克努·金特  (KNUD SINDT)

 

Marek Pasieczny  吉他: 安东尼奥·马林·蒙代罗 Antonio Marin Montero  西班牙格拉纳达 Granada Guitar

Xavier Coll  吉他: Paco Santiago Marin 西班牙格拉纳达 Granada Guitar

Joseph Perez Mirandilla 北京 2012 吉他: 安东尼奥·莱亚·帕多-2004私人特选 Antonio Raya Pardo 西班牙格拉纳达 Granada Guitar

 

听庄子讲木工之道
天,庄子给一个朋友送葬,路过惠施的墓地,突然有些伤感,为何?因为惠施和他一样,也是一位曲高和寡不同凡响的辩友。庄子想着想着,就回头给同行的人讲了一个故事:
《庄子》,这部充满奇思妙想与大智慧的书中讲了不少关于能工巧匠的故事
在楚国的郢都,一个泥水匠在自己的鼻尖上涂抹了一层像苍蝇翅膀一样又薄又少的白灰,然后请自己的朋友、一位姓石的木匠用斧子将鼻尖上的白灰砍下来。石木匠答应之后,随即抡起斧子,随手一挥,眨眼间,泥水匠鼻尖上的白灰就被削掉了。石木匠丢下斧子,神态自若,泥水匠也稳稳当当地站在那里,泰然自若。只是苦了旁边看热闹的,木呆呆地半天回不过神。
后来,更好热闹的宋元君知道了这件事,便派人找来这位手艺超凡的木匠:“你能不能再表演一次给我看看?”
石木匠摇摇头说:“小人的确曾经为朋友用斧头砍削过鼻尖上的白灰。但是现在不行了,因为我的这位好朋友现在已不在人世了,我再也找不到像他那样跟我配合默契的人了。”
这是庄子的感慨,因为世间再也没有能像惠施一样能跟自己辩论的人了。
庄子还讲过一个叫梓庆的木匠故事,梓庆擅长砍削木头制造一种叫鐻的乐器,梓庆做的鐻,看到的人都惊叹不已,认为是鬼斧神工。鲁国的君王闻听此事后,也把他召来,好奇地问:“你是用什么方法制成鐻的?”“我是个工匠,谈不上什么技法。”梓庆回答说,“我只有体会,在做鐻之前,我就开始斋戒,清洁,摒除杂念。斋戒到第3天,庆功、封官、俸禄这些私心杂念全都抛却;到第5天,所有人对我的非议与褒贬也尽皆忘却;第7天,就把我自己也全忘记了。此时,我才进入山林中,观察树木的质地,精心选取自然形态合乎制鐻的材料,直至一个完整的鐻已经成竹在胸,这个时候才开始动手加工制作。说起来,方法就是用我的天性和木材的天性相结合,所以,我的鐻制成后能被人誉为鬼斧神工。”
制作乐器真的需要天性,不独东方如此,西方的小提琴之所以选择巴尔干半岛的克雷莫纳小镇出生,也许正是看中了那里的三大懒人世家的天性,他们说,懒惰才是制作提琴最重要的品质,因为足够懒,你可以与制作提琴的木头一起晒太阳,然后再花时间懒惰到让木料把油漆充分地吸收进去,此外,懒人才会一直保持愉快的心情,才会心地坦荡,才会把琴箱边框最合适的 1.732英寸高度讲出来。在这三大懒人世家里,瓜尔内里家族、阿马蒂家族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深知,一个人情绪憋闷,或是内心时时闪过淫邪的念头,造出的提琴总是不堪卒听,只有怀着对制作过程宗教般的澄明与膜拜心情,才可以从神那里承接到来自上帝所居的天堂里的声音。
不会享受懒惰,不会在懒惰中养成高贵澄明的宗教般的纯净,是不配制作提琴的,提琴不仅是人类器物之“灵长”,更是一种精神或光芒,她是无数世纪从辉煌的古罗马艺术的沉积岩中诞生的精灵,她不仅是皇后,她更是惟一有资格能与上天的圣母玛利亚交谈的灵器。
木匠之道就是把自己变成使用木工器具的达人,当然,这里边有一些心法,有一些手腕,有一些巧劲,有些不为外人所道的行业秘密,更有繁杂而诡秘的忌讳,比如,木工忌讳别人摸他的斧、墨斗、曲尺,砍树时忌讳树墩上留有竖立的木片,认为那是“灵牌树”。
木匠之艺,造房架屋,打造家具,哪一样都是民间最重要的事务,也正因为如此,这一行在民间的拜师仪式是很隆重的,他们的眼力、心法,都有自己的火候和修炼,以及种种所谓的神秘仪式,这也就是为什么好的木匠不但要修艺,更须修心、讲究做人的道理。
宋徽宗赵佶,他是个差劲的皇帝,却也是个出色的艺术家
有趣的是,在中国的国画历史上,有很多有名的画家都擅木工,宋朝赵佶(1082-1135)未做皇帝之前,就喜好书画,即位以后对中国绘画的发展有过重要贡献,其中,崇宁三年(1104年)开办的画学正式纳入科举考试,共分为佛道、人物、山水、鸟兽、花竹、屋木六科。当代最有名的画家齐白石就是先学了木工,大概手上的巧劲儿可以随心所欲了,所以,后改行画画,也就有了比别人更多的手上功夫。
除了民间木工,历代皇宫都有自己的御用木工,清朝时被称为“宫中梓人”,即专为皇帝做宫廷家具和木器件雕刻的技师。现在还有很多紫檀雕刻的“绝活”就是那时传下来的。御用一直是跟民间对立的,这也是中国历史的一个特点,它有一部官方的按自己的规定尺寸和天生的特权造就的历史,还有一部深掩在民间的支离破碎的历史。一般来说,只有民间的历史,才是复活这个民族历史不可或缺的珍贵记忆。
来源:中国网
编辑:王丽 Pi Ning
庄子 木工

木文化

 

El tallador de madera
Ching, el maestro tallador, hizo un soporte de
Campana con maderas preciosas. Cuando lo hubo terminado,
todos aquellos que lo veían quedaban asombrados.
Decían que tenía que ser trabajo de los espíritus.
El Príncipe de Lu preguntó al maestro tallador:
“¿Cuál es tu secreto?”
Ching replicó: “Yo no soy más que un trabajador:
carezco de secretos. Sólo hay esto: cuando empecé
a pensar en el trabajo que usted ordenó, conservé mi espíritu,
no lo malgasté en minucias que no tuvieran nada que ver con él.
Ayuné para dejar sereno mi corazón.
Después de tres días de ayuno, me había olvidado de las ganancias y el éxito.
A los cinco días,había olvidado los halagos y las críticas. Al cabo de siete días,
había olvidado mi cuerpo con todas sus extremidades.

A estas alturas, todo pensamiento acerca de su Alteza
y la corte se habían desvanecido. Todo aquello que pudiera distraerme de mi
trabajo había desaparecido. Estaba concentrado en el único pensamiento del soporte para la campana.
Entonces fui al bosque para ver los árboles en su propio estado
natural. Cuando ante mis ojos apareció el árbol adecuado,
también apareció sobre él el soporte, claramente, más allá de toda duda.
Todo lo que tuve que hacer fue alarga la mano y empezar.

Si no me hubiera encontrado con este árbol en particular,
no hubiera habido soporte para la campana.
¿Qué pasó?
Mi pensamiento concentrado se encontró con el potencial oculto en la
madera.

De este encuentro vital surgió el trabajo,
que usted atribuye a los espíritus.”

anyShare分享到:

6 个讨论

  1. 马丁 says:

    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去格拉纳达寻遍所有的吉他工匠,
    定做3把完美的弗拉门戈吉他,柏木,枫木和巴西玫瑰木侧板

    老多这篇家乡工匠的图文,非常解馋,谢谢老多的详解

  2. lanya says:

    一直梦想拥有一把西班牙古典吉他,无奈能力有限,无法鉴别出好吉他,希望老多多多介绍一些性价比高的吉他!

  3. 魔笛 says:

    安娜·埃斯皮诺萨(Ana Espinosa)的琴怎么样?那些演奏家在用她的琴,有视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