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isco 以及 Miguel Simplicio的新艺术吉他

这是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关于西班牙制琴师Francisco Simplicio与他的儿子Miguel Simplicio吉他应该是吉他历史中最美丽的吉他之一。又是一篇来自法国“欧菲欧”吉他杂志的文章提供给我们jitamen网站的读者以及所有中国吉他手。

Orfeo Magazine Website:   http://www.orfeomagazine.fr/fr/English.html

Alberto Martinez
Contact:  orfeo@orfeomagazine.fr

 


 

simplicio-rosette

 

Francisco Simplicio以及他的儿子Miguel是个罕见的案例,制琴师受到一场艺术运动的影响︰ 与巴塞罗那的建筑师有想通之处,他们把历史性或者天然有机的装饰动机雕刻刀他们的吉他琴头上。

摘自”Diccionario de guitarristas (吉他字典)”杂志
Domingo Prat, 布宜诺斯艾利斯 1934

SIMPLICIO HERNANDIS, Francisco [ 弗郎西斯科·辛普利希奥],著名的西班牙吉他制琴师,出生于1874 年 10 月 18 日,巴塞罗那。 在年轻的时候他为一家艺术家具工作室作为实习木匠工作, ” Masriera y Vidal “,后来被称为” Francisco Vidal “。以他杰出的技术和突飞猛进的进度,Simplicio快速超越了他的同龄人,并作为工木匠工作了 18 年。一系列的政治与社会因素的结合,导致了他走向了吉他制作艺术的道路︰ 当时的政治动乱使得雇主和工人之间彼此无情对抗,最终导致无底线的互相封闭,一系列的木匠工坊因此而关门大吉。

随着时间的流转, 这种工作上的短缺开始令人痛苦。多亏了Simplicio与著名制琴师Enrique García恩里克·加西亚的长期友谊, 他成为了加西亚的制琴助手,总算化解了他绝望的处境。从1919年开始加西亚名声鹊起,他的学徒Simplicio也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熟练的工匠。同时很明显加西亚的健康状态在迅速下滑, Simplicio成为了伟大制琴师的得力助手, 1923年11月在他的老师去世之后 , Simplicio接管了他的著名的工作室。

Simplicio, 从45岁起, 开始追求制琴的艺术并作为当时最顶尖的制琴师之一脱颖而出,这也客观证明了他的智慧; 他制造家具的背景显然给了他一个优势, 他在这个基础下依靠加西亚的不断指导而突飞猛进。Simplicio不久之后就开始扩大生产,把自己沉浸在繁重的工作状态之下,并且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dsc_4546

随着他名望的不断提升,他在著名的1929年巴塞罗那国际博览会上展出了他的系列吉他,在那里他被授予著名的 “荣誉大奖”和金牌。

因为他的慧慧, 对制琴的专注和不懈努力, Simplicio完全可以当之无愧的面对全世界吉他爱好者的推崇与赞赏。

他去世于1932年1月14日,巴塞罗那。

SIMPLICIO, Miguel –西班牙知名制琴师。著名的Francisco Simplicio Hernandis之子。他继承了他父亲源自伟大的恩里克·加西亚的制琴传统,通过自己独特的技能使之更为丰富。他制作的吉他尺寸规格与Francisco Simplicio完全相同 (见上图)。
amt_1151
标语

“我希望它们装饰上的细腻和美丽会在时间洪流的沉重与疏忽中保护它们” Daniel Friederich

至今为止,他吉他上的镶嵌细工和镶边装饰依然备受专业人士的赞扬。

左边是他吉他镶边的细节图。上面是芝加哥展览会的奖牌,经常会刻有加西亚乐器的标签,其次,也会有Simplicio吉他的标签。

至今为止只有五把已知的Simplicio吉他琴头上刻有俄耳甫斯和七弦琴的雕塑。

茛苕叶是一种装饰性的图案动机, 常见于古典希腊建筑。也广泛用于文艺复兴时期到路易十六风格的细木工和家俱制造领域。

Simplicio使用桃花心木(如图),椴木,火纹枫树和巴西玫瑰木制作他的吉他。

accuba

“关于共振板的一些话”。摘自“Un musée aux rayon X”文集,
2001年在巴黎发表于Cité de la Musique。

恩里克 · 加西亚去世之后,Francisco Simplicio接管了他的工作室,这是非常合理的。Francisco Simplicio保持了同样的乐器整体设计风格,但他的家具制造背景影响了他选择的木材︰从古巴桃花心木,椴木,火纹枫木到玫瑰木都经常被使用。

至今为止,他吉他上的镶嵌细工和镶边装饰依然备受专业人士的赞扬。更令人震惊的是他吉他上的琴头,使用了非常精美的雕刻和塑形;目前他使用了五种不同的琴头风格,在二十世纪吉他制造领域是独一无二的。

共振板作为一个常规选项而被频繁使用; 这是一个安装在音板内部的锥形管,围绕着音孔,用 0.3 毫米厚的黄铜制成,重约 50 克。

这个设备在过去百年里被证明是一个流行的吉他配件,主要传于西班牙, 在1940年左右开始被停止使用。音乐学者Emilio Pujol在他的吉他技巧著作“Escuela razonada de la guitarra ” (1933) 一文中描述共振板为:为“强调低音”而设计的。这是由来自巴黎第六大学的音乐音响实验室的Charles Besnainou所证实的,。一段轻巧的60毫米的管道,与吉他的直径相仿的(约85毫米)被放入音孔的里面。观察到的效果是音板从220到212.5赫兹的低音频率共振明显下降, 以及亥姆霍兹频率(吉他琴体之内空气体积的自发腔振动)从120到102.5赫兹产生变化, 这改变了音符的颗粒性和音头触感。此外, 这两个波峰之间的共振频率范围显然提升了6到10 dB, 更加平衡支撑了乐器的低音音符。物理学家还指出, 共振板作为一个定向放大器是失败的, 因为波长的尺寸对于这个管道来说过为短小。共振板从未被弗拉门戈吉他手们赞赏或使用。

1932年1月在他去世后, Francisco Simplicio同样优秀的儿子, Miguel Simplicio接管了工作室。

– Daniel Friederich  丹尼尔·弗瑞德里奇 –

 

 

face

 

 

 

 

te%e2%95%a0ete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