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e Chiesa (达尼埃莱.基耶萨)2017古典吉他[已售]

面板:白松
背侧板:马达加斯加玫瑰木

Daniele Chiesa (达尼埃莱.基耶萨) 古典吉他 Audio:

 

Daniele(达尼埃莱)是我本人最喜欢的吉他制作家之一,实话说,也许是我最钟爱的一位。他在吉他制作工艺的各个方面都达到了完美,这一点着实难见。他尽力实现了乃至最微小的细节的完美,正是这种工匠精神使得吉他的音质悦耳动听,吉他的其他各个方面都达到了完美,面对着这样一把吉他,我们可以说,这是一把近乎完美的吉他。
毫无疑问,Chiesa在吉他制作领域有着惊人出众的天分。当你和他谈论时,你会感受到他在吉他制作方面的丰富知识,并且发现你从没有注意到的吉他制作技艺中的有趣的细枝末节对他来说都无比重要,在他看来,这对吉他的完成影响很大。

Chiesa的吉他是一把演奏吉他。也就是说,这把吉他是为了那些专业吉他演奏家而制,他们需要一把强有力的吉他,在没有扩音器的情况下,吉他声音也能够充满整个巨大的音乐礼堂。它又是一把灵活多样的吉他,从Barroco (巴洛克风格)到Contemporáneo (现代风格),各种曲目演奏起来随心所欲。无论是左手演奏还是右手演奏,弹奏感觉都很舒适,调音完美,低音阶和高音阶之间平衡很好。实话说,能用来形容这把吉他的词汇都是赞美的话。

Chiesa为这把吉他制作了非常棒的音孔花,请点击jitamen.com(吉他们)的这篇文章来看:Chiesa
Chiesa每年只制作8把吉他,所以对于jitamen.com(吉他们)来说能把这把吉他带到中国是很大的荣幸。


Daniele Chiesa (达尼埃莱.基耶萨,1973- )出生在意大利贝尔格蒙。很小的年纪他就开始学习古典吉他,后来又来到克雷莫纳的音乐学学院深造。在他的院系旁边是Escuela de Lutería de Cremona (克雷莫纳乐器制作学院)他开始与在这里学习的人建立联系。他的兴趣在于制作吉他,于是决定改变专业,投身于制作弦乐器。他来到这里学习,为期5年,每周40小时,直到修完这个专业毕业。我认为,Chiesa在这里的学习对于他的吉他制作生涯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他爱上了爵式风吉他,一毕业就去了美国加州学习制作这种风格的吉他,虽然最后他转变了爱好,跑到当地一间制作古典吉他的工作室工作。他很喜欢古典吉他,并且沿着这条路越走越远。之后他决定前往西班牙,去那里学习制作吉他最传统最深刻的技艺。

当时人们都说Festival de Córdoba de la Guitarra(科多巴吉他盛会)举办的吉他制作课程非常好,由格拉纳达吉他制作家Paco Santiago Marín亲自执教,于是他从2002年开始就参加这个课程。在这个课程中,他为Paco Santiago教授学生的热情与努力所折服。

2002年课程结束后,他决定迁居格拉纳达,在那里,他与恩师Paco保持紧密联系,并继续向其学习制作面板,观测厚度和支撑等内容…他还与René Baarslag和 Antonio Marin Montero保持良好关系,直到今天还时常拜访他们。尤其是与Rolf Eichinger(被认做给了那个时代外国制琴家很多帮助)保持往来,Daniele回忆说,如果谁跟Rolf很合拍,就可以好几个小时呆在他的工作室听他讲述技巧,给出建议,Rolf会毫无保留的向他阐述自己的心得。而Daniele就是那个跟Rolf很合拍的人。
过了一段时间,Daniele在格拉纳达与他的妻子相识,并在这个城市呆了8年,后迁居马拉那,在那里成立了自己现在的工作室。

他说现在完全是凭借着在格拉纳达的那些年累积的知识来制作吉他。他试过把格拉纳达制作方法搁置一边用人工材料制作吉他,但结果不太理想。他不认为把他在格拉纳达积累的制作经验与现代吉他制作方法相结合是个好主意。如果用新的技术制作吉他,有可能丢失旧技艺的优势,而且还没有得到任何新技术的好处。 用新方法制作吉他的最大问题就是音质在动力和音色方面会偏离很多。
声音动力是至关重要的,音量却不是。尽管很轻柔的弹奏,也能感受其中的音色。举个例子,有一次听到有人在一个很大的音乐厅弹奏Ana Espinosa 制作的吉他,即使坐在大厅的最后一排也能听到吉他发出的优美旋律和所有音质细节。Smallman型的吉他音量很强大,但音量总是这么大,无论是轻弹还是重弹。这是一个劣势。

Daniele在克雷莫纳学到的东西就是,在乐器的演变过程中,不会出现突然的变化。但是变化会一点一点的出现,每一个小变化又都是至关重要的,带着吉他制作传统向前进。Daniele喜欢打磨乃至最微小的细节,让传统吉他完美,向前演进,保持现代感。格拉纳达流派说这是一个很慢的过程,在音质,音调和音色方面流露着浓浓的西班牙特色。

即使如此,传统吉他也有很多的机会去尝试,有很大的施展空间去发挥。如果当时Daniele留在克雷莫纳制作古小提琴,那也就是这样,一种传统,小提琴的传统,不会改变。传统吉他也就不能像如今这样尝试新的元素并把其植入其中。

Daniele认可格拉纳达流派的存在。在克雷莫纳,弦乐器有深刻完整的传统,而在格拉纳达,吉他也有如此完整的传统。每个传统都有其思维,支撑和办法…但究其如何理解它们的根底却是有共性的。现如今,格拉纳达吉他制作传统很兴盛。

 

Alberto Cuellar 老多 — Daniele Chiesa 2017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