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通过Jitamen你可以把你喜欢的歌曲或者音乐改编到吉他上自已演奏,原作可以是任何风格.

你是否曾经因为喜欢的歌曲或者乐曲没有吉他版本可弹而感到十分遗憾?
现在,这一切已成为可能。因为西班牙最优秀的吉他改编者之一,胡安·曼努埃尔·鲁伊兹(Juan Manuel Ruiz)已经开始和Jitamen合作,以非常优惠的价格为中国的吉他演奏者改编任何类型的音乐, 目标可以是独奏、二重奏、三重奏……或者吉他和其他乐器的合奏。

无论是什么类型的音乐,也无论你是想要把它改编为吉他独奏、吉他和其他乐器(如小提琴、萨克斯、钢琴、二胡……)的合奏,还是吉他二重奏、三重奏、四重奏、甚至是吉他乐团,胡安·曼努埃尔只需要原始的音频或乐谱即可为你改编。让我再重复一下,是任何类型的音乐,古典、乡村、摇滚、流行、传统、爵士……
改编的价格取决于作品的长度。对于一般的两三页的歌曲来说,大约需要500元人民币。而且胡安·曼努埃尔会将改编作品题献给委托他改变的人。另外,你也可以告诉他你的吉他演奏水平,是中级还是高级,他在改编的时候会相应考虑到演奏的难度。
近些年来,胡安·曼努埃尔通过大量的、各种类型吉他音乐的成功改编,在这一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将肖邦的钢琴作品改编为吉他独奏和二重奏,这些引人注目的改编作品已经录成了唱片。去年,他改编的迈克尔·杰克逊的《比利牛仔》在西班牙和欧洲受到热捧。(下面你可以看到胡安·曼努埃尔本人演奏的这首歌曲)
下面,你将欣赏到一些胡安·曼努埃尔的吉他改编作品的音频和视频。此外,还有胡安·曼努埃尔本人的简介,以及他亲自解释他在吉他改编上的理念和方式。
萨奇大提琴吉他二重奏组合(Saqi已经委托他改编了两首格拉纳多斯的钢琴作品。胡安·曼努埃尔的出色改编非常迷人,这两首作品已经被列入了他们的音乐会演奏曲目之中。
如果你想要委托胡安·曼努埃尔把自己喜欢的音乐改编到吉他上,请和我们联系,我们将让您美梦成真。我们觉得这是扩充您自己的保留曲目的绝好机会!
这里你可以听到一些音频片段,胡安·曼努埃尔·鲁伊兹将肖邦的钢琴作品改编为吉他独奏和二重奏。这些音频来自他2004年的唱片《吉他上的肖邦》(Chopin para Guitarra),由西班牙唱片公司“Several Records -Tañidos”录制发行。你也可以通过Jitamen订购这张美妙的唱片,价格是99元人民币。这张唱片里包括20首肖邦作品的吉他独奏、二重奏改编版本,时长62分钟。

在吉他的世界里,胡安·曼努埃尔·鲁伊兹·帕多(Juan Manuel Ruiz Pardo)是最有趣而多产的改编者之一。他的演奏家生涯是非常成功的,包括在马丁·科达克斯(Martin Codax)或阿维罗(Aveiro)国际比赛获得第一名,以及大量的演出(包括独奏、重奏、以及莫斯科交响乐团这样的大型乐队的协奏)。他的教学生涯也十分活跃,包括在马德里、喀他赫纳(Cartagena)和穆尔西亚(Murcia)音乐学院举办演奏和改编的大师班。他的改编作品包括一个完整的肖邦专辑(“吉他上的肖邦”,Chopin for Guitar,Several Records,2.004),将完整的普罗科菲耶夫《古典交响曲》改编为吉他四重奏(这个版本受到了莱奥·布劳威尔的公开赞誉),以及其他风格、形式各异的吉他独奏、重奏改编作品,其中绝大部分由他本人首演或首次录音(包括他最著名的视频:迈克尔·杰克逊的“比利牛仔”)。他将和我们分享他在吉他改编上的方法和心得:
“对我来说,吉他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它是不同音乐文化之间的一座桥梁。同样的一件乐器,会出现在古典、弗拉门戈、布鲁斯、南美、和浩如烟海的民间音乐中(对比一下Paco de Lucia,John Williams,Pierre Bensusan,Ralph Towner,Charlie Byrd或Baden Powell这些人各自的音乐语言吧,能够提到名字的只是一小部分)。所以,它就好像一种容器,能够通过来自其他领域的元素让彼此变得丰富。”
“从这个角度来说,当我选择要把什么样的音乐改编到吉他上时,我主要考虑的是我个人会如何演奏这首作品。我从来不会站在听众的角度去选择一种特定类型的音乐,而把自己排除在外。基于同样的原因,我选择作品时不会有任何风格上的局限,只要是我喜欢并且确信自己能够完成。”
“我认为选择一个理想的载体是改编作品最关键的一点:对于某一首作品来说,用两把吉他来演奏可能会比一把吉他效果好得多;而对另一首作品而言,用一把吉他来弹就已经非常高效,使用更多的吉他反而会显得粗劣、令人厌烦。”
“吉他身上另一个我非常看重的东西就是它的复调能力,而在创作和改编的过程中,这一点经常被不正确的使用。在我们改编流行歌曲的时候,那种过于简单的做法实在太诱人了。旋律加伴奏的结构可能很简单,但如果你能够发挥想象,知道你的乐器能够做什么,你仍然可以在作品中添加你的艺术情趣。试着去想象你想要在听觉上营造的东西,我的意思是,先不要局限于乐器本身,然后再寻求如何通过吉他把它们表达出来。对我来说,这是我走向新的灵感源泉的良好出发点,它很有用。后面总是有新的想法在等待你去发掘。可以说,正是这个发现的瞬间让整个过程变得有意义。”

 

-English-

Juan Manuel Ruiz Pardo on guitar arrangements:

“To me, one of the most attractive things about the guitar is that it is a bridge between different musical cultures. The same instrument is used in classical, flamenco, blues, south american and endless folkloric expressions (compare the respective languages of Paco de Lucia, John Williams, Pierre Bensusan, Ralph Towner, Charlie Byrd or Baden Powell,to name just a few) …so it acts as a sort of vessel enriching them with elements from others”.
“In this sense, on choosing music for arranging I mainly follow my personal wish to perform it. I´ve never felt, as a listener, the need to choose a certain type of music and deprive myself of the rest, and similarly I feel no style boundaries when choosing a piece… excepting my love for it and the convincement that I can serve it efficiently”.
“I think that choosing the ideal media for the arrangement is a crucial point: a certain piece may work great on two guitars and not so much on one; and a piece which can be efficiently played on one guitar may sound coarse or boring on two or more…”
“Another aspect I love from the guitar is its capacity for polyphony,which is so often misused when writing for it or improvising. The temptation to keep things too simple is specially strong when arranging pop songs. Well, the melody-accompaniment structure may be simple; but you can still give it artistic interest if you use your imagination and know what your instrument can do. It may be useful trying to imagine the musical content you want to convey in aural terms; I mean: not caged into the instrument´s limits,; and then trying to find ways to bring it to the guitar. To me, that´s a useful departure point towards new resources. And there are always new ideas waiting for you to find them. That moment of discovery is one of the things that make the whole thing worthwhile”

anyShare分享到: